可乐好喝(๑•̀ㅂ•́)و

周江周江周江
可能是有史以来最闲的三党
鬼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更新

周江/遇鬼(二)

嗯……就……我还活着啦不好意思_(:з)∠)_
我知道我短小我也很绝望啊_(:з)∠)_
开学了啊朋友再见



7.
江波涛不明白自己作为一只鬼为什么要睡觉,就像他同样不明白为什么一觉醒来就看见周泽楷举着单反对着自己。
“……哈喽?”江波涛挥了挥手,试探着出声。
对方被吓了一跳,单反差点脱手,定了定神开口:“呃……你好。”
他能听见我说话?!江波涛兴奋至极:“学长你好我叫江波涛!咱们是一个社团的,一起参加过学校文艺演出呢!学长你记得我吗?”
周泽楷有些懵逼。
他是能看见对方的动作不假,可是听不见声音。他看见江波涛挥了挥手,似乎在打招呼。
他应该没有恶意。周泽楷这么想着,试探着回了个你好。
对方突然兴奋.JPG,周泽楷只能判断出江波涛说了不少话,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江波涛发现自己说了一堆之后对方也只是沉默.JPG,发现自己可能有点傻逼。
万一小周只是通过动作判断出自己在打招呼呢?其实他听不见我说话?
江波涛:突然委屈.JPG
一个周泽楷不说话,一个江波涛不说话。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良久,周泽楷开了尊口:“我听不见你说话。”
江波涛更委屈了,恨不得把自己缩成江波球。
周泽楷:他怎么了???


8.
一人一鬼一单反在房间里诡异的对峙着。
江波涛有点绝望。
他也不是内心强大到可以坦然接受自己的死亡,可以坦然面对自己变成一只地缚灵的事实。
虽说这地方不错,360°全方面无死角的观察男神无压力还不用担心被发现,可是再怎么好看的侧颜也比不上自己胸腔里真实跳动的、鲜活的生命力。
他还没活够呢。
我该怎么办?我可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结束了?我还想再吃一次我妈做的排骨呢……
周泽楷胳膊有点酸,他打算放下单反歇会儿再观察这只江波涛。眼神下意识的盯着江波涛所在的位置,却发现放下单反他还是在那里蜷缩着。
我靠怎么回事????周泽楷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幻觉。
我能见鬼了???周泽楷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不过他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徒留震惊的小浪花在眼中肆意翻滚。

就突然想到一对cp
真的没有人吃李泽言x魏谦吗……
翻朋友圈有李总的地方基本就有魏谦啊hhhhhh

李总:短信,怎么撤销?
魏谦:总裁需要帮您联系通信公司撤销吗?

李总:路上到处结冰,估计某个笨蛋又要摔倒了
魏谦:总裁要不要出动直升机接送您上下班?

女主:李总笑起来太诡异了
魏谦:诶哟那笑容太可怕了以后还是少笑笑

魏谦:唉也不知道老板能给我发多少年终奖……

味千儿长得也挺不错的呀
脑补委屈巴巴戳李总支支吾吾求涨工资的故事

就,有没有太太写呀
「暗中观察.JPG」

【周江】遇鬼(一)

不停挖坑就是不想填_(:з)∠)_
天大地大周江最大!
OOC到天际八阿哥遍地走
文笔什么不存在的



1.
“吱------嘭!”
刹车尖锐刺耳的声音,肉体被重重撞击摔到地上的声音,旁人震惊恐惧的尖叫声。
鲜血在那个可怜人的身下蔓延,染了满地。
“快打120!”
骚乱的人群中不知谁喊了这么一句,有人掏出手机慌乱的喊了救护车。
可惜已经迟了。


2.
江波涛正襟危坐,后背都不敢贴在沙发上:“这是你人生第一次可以和男神近距离接触,千万不要错过这个机会……”
他自言自语的念叨着,声音不小可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却毫无反应。
“唉。我现在什么都碰不到谁都听不到我说话即使能近距离接触小周又有什么用啊QAQ!”
“怎么就变成鬼了呢……”江波涛叹了口气,飘忽忽的跟在周泽楷身后,仰头盯着天花板内心思索着:我一介良民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怎么就突然变成鬼了呢?出个车祸也和小周没关系啊咋就成背后灵了呢?
丝毫没有注意到周泽楷抬起头,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背后。


3.
周泽楷觉得最近不太对劲。
先是莫名其妙的觉得家里凉飕飕的冻得好歹,更奇怪的是加衣服也不好使。去医院检查也没有感冒很健康,到底是怎么了?
周泽楷把自己扔进沙发,专心致志的打游戏。
电视机屏幕突然冒了雪花,吓得他手一抖送了个人头。
周泽楷也没那个心情继续打游戏了,只有他一个人的房间里电视机突然亮了。
他绝对没有操控遥控器。
他站在客厅里,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心往上冒。
这是……遇见鬼了?


4.
江波涛装作冷静淡定的样子在自己男神的房间里晃悠。
哇小周真是个爱干净的人啊房间好整齐!
哇小周真可爱床上还有个企鹅玩偶啊!
哇小周电脑没关他游戏记录好高啊!
他作为一个颜控站在男神脑残粉的角度颇为兴奋的分析着。
爱干净好啊我也爱干净呀我也喜欢企鹅呀企鹅多可爱呀黑白相间胖乎乎的那个游戏我也打呀打的也挺不错的呀我们应该很合得来!
江波涛想着,突然低落了下来。
有什么用呢,他已经死了,周泽楷看不见他。


5.
“小周?你这是怎么了?”方明华被吓了一跳,“生病了?脸色这么差。”
“没。”周泽楷拉下围着的黑色针织围巾,呼出一口热气,“我可能撞鬼了。”
“什么?小周你开玩笑的吧。今天也不是四月一啊?”
“我没有。”
周泽楷把这几天莫名其妙感觉冷、空无一人的房间电视机屏幕亮起、摆放妥当的水杯突然掉地上的事尽力表达出来。
“呃……小周这种事你找我也没什么用啊,我又不是道士。”方明华思考了一下,“要不你用你手机拍拍试试能不能找到你说的那个东西?”
“嗯。”
“别担心,说不定只是你想多了。”


6.
周泽楷回到家认真思考了方明华的建议。
他觉得方明华即使没有完全相信他说的话,一般用照相机什么的拍照也能看见鬼。
他决定试试。
回到自己房间翻出几年没碰的单反,周泽楷开了摄像模式在不大的房子里面一寸一寸的搜寻着。
客厅没有、厨房没有、主卧没有、浴室没有。
客房……
找到了。
客卧的床上侧躺着一个青年,年纪不大,在镜头画面里身体半透明,发尾微微偏蓝,乖顺的盖在脖颈上蓬松的一圈,闭着眼睛似乎在睡觉,明明躺在床上床却没有一点下陷。
周泽楷看见这个鬼,着实愣了一下。
这不是和自己同社团的小师弟江波涛吗?挺可爱的一个人,喜欢甜甜圈,见谁都是一个乖巧灿烂的笑加个友好的点头握手。
他为什么在这?
……他出事了吗?

遗憾


我以前也是玩荣耀的,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有一次组野队,正好就组到了叶修,当时他用的还是一叶之秋。
他身边站着一个神枪手,叫秋木苏吧好像,记不太清了。
恕我直言,秋木苏的操作完全不亚于叶修。本来就是两个神一样的存在,合作起来还是1+1>2的效果,简直了,我站在旁边就是看他们两个打,他们的合作几乎插不进去第三个人。
那种并肩作战携手同心的默契我再没有在叶修和其他任何人一起打的时候看到。
不是说叶修和其他人配合不好,而是这两个人实在是太默契了。
再以后打图的时候也遇见过他们俩,聊了聊才知道君莫笑的千机伞和一叶之秋的却邪都是秋木苏做的。
可以说他大胆创新的设想差点重新定义了这个游戏啊。
君莫笑和一叶之秋站在一起也非常顺眼。
奇怪的是,当年叶修以叶秋的名字和嘉世签约时,我却并没有得到任何一个关于秋木苏的消息。
和他聊的时候得知这俩个人是住一起的,为什么秋木苏没签?这完全浪费了他的才能啊,不解。
此后,我再没看见过那个才华横溢的神枪手,也再没见过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并肩了。

「周江」论神枪手与阿修罗的兼容性(二)

这么下去得何年何月才能完事_(:з)∠)_
语言表达能力太贫瘠了QAQ完全不能描绘出脑海里的战斗场面QAQ





4.
他们最后还是在入夜前到达了暗黑城。
暗黑城一如既往地热闹,俊美的暗黑精灵拨弄着竖琴,向来来往往的冒险家兜售自己的人偶制作书。
无浪有些兴奋的拽着一枪穿云四处逛逛,路过大祭司的时候,拿着圣经的男人缓缓的来了一句:“神将你们结合在一起,任何人不得拆散。”
无浪的耳朵腾的红了。
他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进了行会,拜访了一下著名的波动剑士G.S.D.。盲了眼的老人抬头正对上他的目光:“小伙子,你很不错。老头子没什么要教你的,你的眼睛很漂亮。”
“那多谢老先生啦。”无浪眨了眨那双被夸赞的眼睛,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
“暗黑城很热闹的,您为什么不出去看看呢?”
G.S.D.顿了顿:“是啊,是很热闹。”
“就像当初的赫顿玛尔一样。”

5.
“当初的赫顿玛尔几乎是整个阿拉德最繁华的地方,交通中心政治中心经济中心什么中心的几乎都是它。”下水道公主帕丽斯随意的挥了挥手,套在手上的钩爪带出几道锋锐的寒光,“可现在呢?呵呵。看看这眼前的废墟!这就是当初的赫顿玛尔!”她吐了口气:
“和你们来的银色村庄一样,这里也被黑色噩梦席卷了。喂小子,和你的男朋友一起帮我个忙怎么样?”
无浪愣了愣。一枪穿云这时候倒是不口残了,上前一步握住无浪的手,冲她点了点头:“好。”
无浪悄悄的翻了个白眼。
诶不对是不是忘了什么?
一叶之秋、吴霜钩月:mmp队长和副队呢???跑哪去了???

6.
“这里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啊。”无浪一个后跳躲开红白相间的蘑菇人小丑的攻击,回手一记波动剑解决了对方,“黑色噩梦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嗯。”一枪穿云简单应了一声,从异次元口袋里掏出反坦克炮,重火器拔击的力度下对方后退了几步,反坦克炮的子弹呼啸着打进他的身体,轰的一声炸开。
“走吧,禁制开了……不对!快躲开!”
禁制没开。
无浪一声惊叫,波动剑气擦着一枪穿云的肩膀飞过。
一枪穿云对危机的反映要比无浪灵敏。在他甩出那一记波动剑气之时,一枪穿云已经抽出了手枪,回身一绊把对方踩在脚下。那只瘟疫鼠不甘心的在他脚下扭动着想逃跑,三发子弹卷着死亡的气息定入了它的身体。
瘟疫鼠还没有死,子弹已经不够了。

7.
“一枪你应该换个手枪。”
无浪一边说着,趁着对方挣脱下来半蹲着身体没完全站起来之前一发圆弧波动剑砍了过去,他头顶上四个符文全部注入了这一剑之中。
瘟疫鼠感到了这一剑的危险与威胁,四脚着地就想开跑,一枪穿云一发子弹过去准确无误的打中了它的脚踝。
看起来极其绚丽的圆弧逼近,一寸寸切割着它的身体。
“还没吃饱……”
瘟疫鼠彻底倒了下去,留下了一个跳动着的、一阵阵散发着能量的粉红色肉球。
两人几乎同时出手,毁灭了那个让人反胃的恶心玩意。
“这回总该死彻底了吧……刚才是没有毁灭那个东西这是瘟疫鼠才复活的吧。这是什么?”
“心脏吧。”一枪穿云不太肯定的回答,“走了。”
“好~”

「周江」论神枪手与阿修罗的兼容性(一)

枪系全精的一枪穿云x阿修罗无浪
大概是DNF设定下的周江吧
反正荣耀的原型也是DNF啦不过还是有点差别的
算是自己的怨念吧
好好的阿拉德说炸就炸当初看见更新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1.
“格兰之森的大火整整烧了三天。精灵和他们费力守护的魔法阵毁于一旦……”年迈的导师在讲台上沉重的讲述着毁灭纪的故事,“黑色噩梦几乎席卷了整个阿拉德……”
台下的学生们几乎都睡着了,没几个认真听的。
导师有些生气,手中的书重重的拍了几下书桌:“醒醒!知道你们马上毕业心散了,这不是你们懈怠的理由!”心里回想起自己那个修波动剑的得意门生无浪,刚打算夸夸他,余光一扫:“无浪人呢?!”
“约会去了!!!”旁边的柔道云山乱极其悲愤腾的站起来直视老教授震惊的眼神。
“教授!教授你没事吧!教授你撑住我这就喊笑歌自若来!!”

2.
“一枪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嗯。”
“可是我们在逃课诶……”
“嗯;w;”
“好好好我开心特别开心!”
“嗯?”
“那怎么能是哄你呢?和你出来玩我当然开心啊,是吧男朋友?”
“嗯!qwq”
“他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一叶之秋自以为小声的和身边的吴霜钩月交谈,收获了无浪迷之微笑一枚,下意识的抖了抖。
“他们脑电波对接呢。”吴霜钩月直勾勾的盯着街边寒烟柔的海报,敷衍的应付一叶之秋。
“真的吗?他们脑电波对接频率多少啊!好厉害哦我能一起吗?”一叶之秋迷之兴奋。

3.
I have 天链的波动剑,可怕。
I have 霜火的子弹,可怕。
Ugh!
You will have a 濒死的一叶之秋。
是否复活?
否。

【周江】葫芦娃(上)

#中午和同学唠嗑唠出来的脑洞#
#我有病不要理我#
#周江不拆不逆,王方量太少就不打tag了#
#谁告诉我lof那个文字划线的技能怎么用#


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山。
这座山上没有庙,也没有和尚「隔壁有」
有个装作老人的方明华,种了七只葫芦。

2.
“这七只葫芦的来历可大啦!”
贴了假胡子带了假发弯着腰的方明华停下耕作,哎呦哎呦的直起身子来,脸上挂着隔壁王杰希一样神棍式的微笑介绍着。
他装作习惯性的捋了捋胡子:“说来话长啊,这七只葫芦是我在隔壁微草山上捡到的。”不小心薅下来几根,他不着声色的扔到地上用脚碾了碾,“王杰希和我说轮回最近会不太平啊,给了我这些葫芦籽让我种下,说可以保平安的。”
……明华聚聚你不觉得前后有点矛盾吗。
方明华: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今晚吃什么?
吃葫芦。
他拍了拍最大最亮的那个葫芦:“估计这个葫芦很快就熟了!就可以炖着吃……不,可以保护我不被巨龙抓走了。”
“保护不住也没关系反正还有六个呢是吧哈哈哈哈。”
方明华很尴尬。
他快编不下去了。
妈个鸡老子胡子掉了假发歪了你看不见吗老子的形象啊!!!谁来喊个停啊!!!

3.
“停!!!”
方明华几乎要热泪盈眶。
这位朋友!你是天使你是世界的财富!!这位朋友!!让我看看你的脸!!!
方明华一回头。
一把扫帚满天乱飞,上面的人慌慌张张的喊着停,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方明华揉了揉眼睛,把头扭回去。
方明华二回头。
喂喂喂扫帚要砸下去了!!!
方明华开始像扫帚上的人一样慌张,当当当退后三大步,看着扫帚和扫帚上的人啪叽摔在了地上。
方明华眨眨眼睛。
方明华三回头。
一张大脸对着他:“你是方明华吗?”
方明华吓得又一次连退三大步。
“……是的。你有什么事吗?”
“啊,我是方士谦。小队长-----啊,就是杰希。他让我告诉你那几颗葫芦籽出了点问题。会正常生长也会正常成精,但是------”
“啊?但是什么?”
方士谦掏出一王不留行「?」摁了几下:“小队长?……啊?我我我我现在就回去!”
说罢治疗之神嗖一下没了踪影。
方明华:喂前辈等等!出了什么问题啊?!别反过来把我炖了吃啊?!!

4.
心惊胆战的方明华原地掏心掏肺的难受了半天。
方明华:妈个鸡倒是把话说全啊!这比把我炖着吃了还难受呜呜呜呜呜呜QAQ
……明华聚聚,你好像欧欧西了。
就这么难受着难受着,第一个葫芦,出生啦!!
此处应有掌声。
方明华高兴的假胡子都掉了。
有吃的啦!!!
“你好啊,我是把你种出来的人。你要感谢我啊!所以……”
葫芦壳裂了,一张帅脸露了出来。
“什么?”
……?!!居然是个人!还这么帅!!
没人告诉我会成精啊?!
「会正常长大也会正常成精」
方士谦的话悠悠的在脑海中飘荡。
方明华:方家人何苦为难方家人:-D
葫芦精在葫芦壳里坐了半天方明华也没理他,有点委屈。
他决定出声。
“周泽楷。”
“啊?啥?”
葫芦精指指自己:“周泽楷。”
方明华:什么情况?这年头葫芦都在壳里接受了九年义务教育吗?文化水平这么高的吗?还是说这是出厂设定啊?
“哦,你好。我叫方明华。”
我是你爸爸。他在心中无声的加了一句。

5.
“那谁是妈?”周泽楷歪歪脑袋,问了句话。
“什么?”
他重复了一遍:“那谁是妈?”
“你说什么?你是葫芦啊,没有爸妈的。”
“不对。”周泽楷摇摇头,“你说的。”
“我说什么了?”
“能听见。”周泽楷指指方明华的心窝。
“什么意思???”方明华黑人问号。
“小周的意思是他能听见你心里想的话啦。”
方明华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旁边蓝色头发的青年冲他挥挥手,极其自然的走到周泽楷旁边牵住了他的手:“你好呀,我叫江波涛。”
“……哦,你好,我叫方明华。”
“能和你谈谈吗?”
“好。”
周泽楷看着懵逼的方明华悄悄的笑出声,被江波涛拽了下手立马装作严肃的点点头。

方明华:你以为我瞎吗:-D


6.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两人促膝长谈。周泽楷穷极无聊,跑出去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移栽了两朵花插土里,一朵红的一朵蓝的。

别问我为啥他会,我设定他会他就会。

方明华在这两个小时里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三观破碎又重组的过程。
江波涛完整的给他叙述了一个凄美绝伦动人心扉潸然泪下的鬼故事。
对,就是鬼故事。
原本他们七只葫芦都是鬼,不甘心只当鬼的七只鬼发动了鬼界全体起义,参与鬼员共七只,时间半个小时。他们刚窜到人界就被发现了。
这真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上头的人答应他们只要经历七次轮回并解决每一次轮回中的劫就可以让他们再世为人。
“这已经是第七次啦!”江波涛笑着说,阳光映着他脸上的微笑,“本来你也是我们的一员,不过这次我们几个跑太急投错胎了,变成了葫芦。按出厂设定来说你应该也有记忆的,不过奇怪的是你居然忘了。可能让你想起来就是这一次的劫?”
方明华:哇,哇塞。这么刺激的吗。


周江/知乎 三人行两人秀恩爱是什么感受?

#小周生贺#
#周江不逆不拆#

#路人视角校园向#


提问:三人行两人秀恩爱是什么感受?

1124个回答

@匿名用户
2333个赞

没人邀,但作为一只散发着孤傲清香的孤狼,我觉得这问题我必须答。

本人男,大学在读,自己长得丑颜就不打分了,但我室友是真好看,颜值突破天际那种。

当初大一开学进宿舍的时候运气挺好,四人间的宿舍只住了三个人,满怀激动的打开门打算和新室友交流一下一边日后好好相处,然后敲了敲门一进门就看见俩男的坐床上脸贴着脸看不清在干啥,衣料摩擦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里格外明显。

我:目瞪狗呆.JPG

我悄悄地退了回去,慢悠悠的关上门,颤巍巍的重新打开。

一张大脸对着我诡异的微笑,嘴角的弧度奇特而神秘。

我顿时就方了:卧槽我是不是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这人要杀我灭口啊我还年轻还没有女朋友还想多几年我可以发誓大兄弟我啥也没看见就看见你俩坐床上脸贴着脸不到干啥啊而且我有敲门QAQ饶命啊英雄!

对着我笑的人张嘴了:“对不起啊好像吓到你了?我叫J,那边的是Z,我们刚刚只是在玩超级玛丽而已啦。”

平心而论J这位同志长得是非常耐看的类型,像是水流磨出来的外形温温润润的一看就让人心生好感。床上坐着的Z耳根都红透了,还是扭过头冲我笑了笑,呆毛抖了抖,颜值高到一度让我认为我走错走到了表演系。

当时单纯无知未涉世事的我就这么相信了!后来才知道这俩人干啥事都拿超级玛丽当幌子,就算挂空挡开雨刷器开车灯打空调甚至系上安全带眼瞅着要发车也是在玩超级玛丽。心疼超级玛丽,他们的超级玛丽可能是假的。

开学不久之后Z的颜值就攻略了大半个学校,就连教导主任都在谈论今年有个姓周的学生长得贼帅!但是Z不是很爱说话,大部分时间都是J在帮他表达,持证上岗保证同声翻译不收费,服务态度极佳。

我们学校可以选的课有个叫电影赏析啥的具体名我也记不太清了,不过学分给的挺高,所以我们仨都选了。本来课上的好好的,看的电影也都经典牌的十分正常,有天老师就放飞自我了。放飞自我的老师双眼冒光的点开了一部恐怖片,神情极其激动,手舞足蹈的给我们介绍说这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鼻祖之作。我深深地怀疑这只是个彩蛋老师教案上根本没有那种!哭唧唧。这片子编导简直像四六级三次不过出来报复社会,血沫飞溅群魔乱舞,吓死个人!

隔壁Z的脸被恐怖片时明时暗的背景映得不甚清晰,似乎看见他紧抿着唇,浑身紧绷的坐在座位上,双手攥拳放在大腿上。旁边的J见了把他白净的手轻轻覆盖在Z紧攥成拳的手上,扭头在昏暗的灯光下像往常一样笑了笑,伸出手揉了揉Z的脑袋。Z似乎在J把手放上来的那一瞬间吓到飞起,差点腾一下站起来。不过看到J笑容的瞬间好像一下子被奶妈原谅的光芒笼罩,浑身上下都被治愈了。哇我们J有特殊的加血技巧哦!

看着这俩人互相安慰我只有默默地抱住了胖胖的自己,蓝瘦香菇。后来实在受不了悄咪咪从后门跑出去,结果中午吃饭时J告诉我老师后来又点了一遍名!还说没来的以后都不用来了反正过不了!!FUCK!!看着对面坐一起的俩人,我再也没去过那门课:-D

大二的时候我们的学校大概是脑子出了点问题,要求每个宿舍都给自己宿舍起个名字。我感觉我的白眼都要翻进发际线了。嗨呀我可去你妈的吧,这一宿舍楼神经病你能指望起出几个正常名字来?还有哦,大中午的我们莘莘学子站在太阳底下看着主席台上站在伞打下的阴影里唾沫横飞的老校长认真的聆听着老前辈的教诲时不时认真的点点头随声附和几句简单的和别人交流一下自己的心得体会???妈卖批你有本事打遮阳伞,你有本事早点说完啊!我在心里简单发泄了一下,在盯着老校长地方支援中央的发型十秒得出了他的秃顶大概一辈子治不好的结论之后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室友在干什么。

J是不太抗晒的类型,太阳底下脸蛋红扑扑的,汗一滴一滴的往下落,眯着眼睛不太舒服的样子。Z在旁边有点慌乱的样子真尼玛帅!小小的痴汉一下,我发现Z正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试图把J照在自己的影子里。他悄咪咪的垫了垫脚,头上的呆毛晃了晃,往J的方向偏了偏,抬起胳膊把J往自己怀里揽了揽,偏头似乎在询问什么。J往下蹲了蹲身子,微微抬头笑着说了什么,往上凑了凑。于是Z也笑了,俯下身装作帮忙挡阳光的样子但在我的角度看得一清二楚------Z的嘴唇轻轻的落在了J的额头上。轻触一下俩人立即分开,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但并没有什么卵用,阳光该挡还是给挡了,小手该牵还是握紧了,互相发现对方在看着自己随后微微脸红立刻移开目光什么的好有爱啊哇塞!两人周围似乎萦绕着美好的的粉红泡泡呢!

啊,恋爱的酸臭味。我冷漠的收回视线,这俩人果然有事!

回宿舍的路上我悄咪咪的看着他们俩,心理活动极其丰富。
mayo,他们俩还牵着手呢。
mayo,他们俩身边好像有粉红泡泡啊。
mayo,他们俩好腻歪啊。
mayo,他们俩……
“嘿你想什么呢?喊你半天都没反应。”
“啊啊啊??啥???”
我吓得直接蹦起来后退三步不小心踩到了一摊水脚下一滑身体顺畅的以一种完美的姿势旋转三百六十度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垂死挣扎试图把自己掰回来但最终以一种十分惨烈的姿势啪叽一声_(:з)∠)_式的摔倒在地。
↑以上为J的友情转述。
……我可去你妈的吧!!!
心下一急脑内活动过于丰富导致脑子短路我脱口而出:“你们俩是不是在一起了啊?”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我方的要死,刚想说什么补救一下,J开口了:“你不是早就知道吗?”Z也在一旁附和的点了点头。
啥?!!!

回到宿舍我们仨讨论了一下,名字倒是没什么结果不过倒是决定了Z是舍长,J是副舍长。虽然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卵用宿舍里一共就三个人,总觉得是因为任何名单上J的名字不和Z的名字挨在一起Z就会不舒服。所以这就是你们把我仿佛隔绝一样甚至换了个字号的理由吗???亲室友???

哦对了后来由于J的名字里水比较多决定宿舍名暂定为龙王庙。好担心那天宿舍就被大水给冲了_(:з)∠)_

现在我们已经大四了。Z还是一如既往地帅到掉渣招蜂引蝶的技能满点,不过J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我问过他为什么,他说他和Z是发小,从小到大一直待在一起的,这种醇厚干净的感情慢慢发酵,酝酿成了最甜美的爱情。有这份深厚的感情基础做后盾,他们会长久的走下去,共看万里河山,同赏世间繁华。

虽然总是给我强行塞狗粮,不过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衷心的祝愿他们会一直一直长长久久的走下去。



-------------------
热门评论:
@匿名用户:我觉得这俩人的互动超可爱啊!!!!!顺便意思意思心疼一下答主

@匿名用户:只有我觉得这俩人的互动有一股迷之既视感吗???好眼熟答主咱们是不是一个学校的?????

@无浪: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谢谢祝福啦,名单的事只是打错字了,不过喊到这种是下次你自己来吧「鱼式微笑.JPG」

@一枪穿云:谢谢( ̄︶ ̄)

@匿名用户:不!江副我错了江副!!!江副别这么残忍啊我还想多活几年!!!

心满意足的手抄了一遍与羡书

五行缺水

#皮皮生贺#
#摸鱼摸出来的产物#
#毫无逻辑可言请不要深究qwq#
#一句话周江私心打个周江tag#



江波涛,江波涛。
这个名字咋一听似乎没什么可奇特的。
名字里都是水,这个人大概五行缺水吧。

没想到会这么喜欢你。

江,波,涛。
波涛,到底是指北国澎湃汹涌的浪花,还是南方温软安静的溪流?

我想大概是后者吧。

虽不是水乡养出来的软性子,却是个极善于和别人打交道的人。温软的嗓音就像水流一样,慢慢的,悄悄的,滑进你心底去。
大概样子,也是水流磨出来的圆滑轮廓吧?

想象你站在阳光之中,浅棕色的发稍在南方潋滟的阳光下透出令人心生愉悦的水光。
「我始终相信轮回可以获胜,无论对手是谁。」

你是轮回的副队长啊。
粘合剂,万金油,也算是个心脏呀。
虽说是联盟中最被看轻的选手,可叶修却给了你一个极高的评价。
可怕,不动声色的可怕。

是你将当初破碎的铁网一点点黏成了现在强大的轮回,把小周带进了队伍,也把孙翔拉了进来。

大概是在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轮回所在城市空气都热的令人烦躁。
你慢悠悠走在街头,盛夏的味道深深浅浅的浮动,抬头看了看天空。
很快的飘来几片乌云,带着遮天蔽日的气势,有雷光浮动,恍若漂亮的银色丝带。
五行缺水所以走哪哪下雨吗?
摇摇头继续前进,悄悄的往房檐遮住的商铺靠了靠,脚下的步伐带出几分轻快来。

第七赛季当了副队长。

大概是秋天吧,几片落叶打着旋儿飘落下来。
抬眼看看窗外,树木互相纠结着攀升。

第八、九赛季轮回夺冠。

生日是双十一这样说好不好说倒霉不倒霉的日子。
虽说东西都会打折,但看见一对对的情侣总归还是有些不爽。
晃晃脑袋,映出一片细碎的光,似是揉碎了的银。

江波涛,生日快乐。
我喜欢你啊。








周泽楷:不,我的。